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纪少的蜜恋辣妻
纪少的蜜恋辣妻

纪少的蜜恋辣妻加加(著)

连载中辣妻纪少

更新时间:2020-04-29 11:37:41
主角是薄安安纪时谦的小说书名叫纪少的蜜恋辣妻,是作者加加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截止到2020-04-26 09:35:02小说连载中,内容主要讲述:苍城有女,其名为安,安之美,勾魂摄魄。所以当只手遮天的纪大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就挑了挑眉梢,“这个女人我睡定了!”三年里,他睡了她无数次,也给了她无数的广告合约,亲手把她捧上圈内小花的位置,就因他一句,“我纪时谦不白睡女人。”三年后,因政治联姻,他亲手断绝二人之间的关系。却不曾想女人拍拍屁股走人竟比他还要潇洒,他气之不过,又将女人压之身下。她有气无力,从被窝中伸出纤细如玉的胳膊,“纪先生,这次的奖励是……”纪大少穿衣起身,将红本本放入她手中,“一个老公。”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微信阅读
章节预览
纪少的蜜恋辣妻章节目录阅读,主角是薄安安纪时谦的小说书名叫纪少的蜜恋辣妻,是作者加加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截止到2020-04-26 09:35:02小说连载中,内容主要讲述:苍城有女,其名为安,安之美,勾魂摄魄。所以当只手遮天的纪大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就挑了挑眉梢,“这个女人我睡定了!”三年里,他睡了她无数次,也给了她无数的广告合约,亲手把她捧上圈内小花的位置,就因他一句,“我纪时谦不白睡女人。”三年后,因政治联姻,他亲手断绝二人之间的关系。却不曾想女人拍拍屁股走人竟比他还要潇洒,他气之不过,又将女人压之身下。她有气无力,从被窝中伸出纤细如玉的胳膊,“纪先生,这次的奖励是……”纪大少穿衣起身,将红本本放入她手中,“一个老公。”

纪少的蜜恋辣妻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薄安安纪时谦小说结局无删节

林素有点愤愤不平。

安安明明资质不错,情商不低,演技也不赖,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偏偏就是跟一线无缘。

这一切都得感谢她那位只手遮天的金主大人。

试问哪位想发展的女演员会不拍吻戏不拍裸戏不拍露骨戏?娱乐圈水深鱼杂,薄安安本身就算不上大牌,却因为这位金主的要求装清高,拒绝任何潜规则。

时间久了,自然而然地就被人安上了有绝世背景牛逼靠山的人设。

这倒也没说错,纪时谦这座大靠山的确无人能敌,军政商界都能插一脚,牛逼二字拿来形容他都不足为奇。

薄安安没跟林素争,一副仍由她风雨相劝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,但心里却早已酸涩的很不是滋味。

回到别墅时已经半夜,她拎着包,面色清冷靠在墙边开了门。

屋里的灯才刚开一秒,又被“啪”一声熄灭掉。

薄安安眉头皱起,心里一紧,还没回过神,腰上就被一股强势的力道牢牢拥住按在了门上。

“在国外伙食不错,吃完熊心豹胆回来的?嗯?”

稳沉的男声在空静的房间内显得异常清晰,纪时谦顺手往下,几近粗暴地褪去了她身上那点薄布料,“还敢跟我说不,长能耐了!”

薄安安被死死抵在硬红木门上,退无可退。

纪时谦没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,压身吻住她的唇,带着怒意就着这个姿势狠狠贯穿了她。

猝不及防的薄安安泄出一声急促的娇吟,舌尖也尝到了一丝血腥。

先前的不安紧张此时已经被另一种情绪取代。

这住处本就是纪时谦买下给她的,他有钥匙摸过来不稀奇。

只可惜房子可以归在她名下,人就不一样了。

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属于她。

她柔柔一笑,暗藏的失落在夜色中转瞬即逝,一双眼里揉上一股恰当好处的妩媚。

平常在各式杂志电影里以清新干净标榜的女人,已然是另一幅花月魅色。

“熊心豹胆没你刺激,我披星戴月飞回来想放天假而已,你就这么想我?这么熬不住?”她带着揶揄说完揽住了他的脖颈,刚凑上去几分,就闻到了对方身上那股陌生的香水味。

反感和排斥顿时在心头翻滚,可最后还是被她压了下去。

薄安安眼底凉薄,脸上却还是做着讨好的模样,“去床上吧,这硬门板硌得慌,地方太小,妨碍你发挥的……”

纪时谦低笑一声,抬手打横把人抱起,带进卧室直接扔在了软床上,两人把碍事的衣裤薄衫脱了个干净,随后便是一番颠鸾倒凤翻云覆雨。

欢爱过后,屋里处处都弥漫着缱绻和暧昧的气息。

薄安安窝在纪时谦怀里推了推他,“大金主,你该回去了。”

一直以来两人之间的角色定位都清楚明确,从不过多纠缠,彼此也从不留宿。

纪时谦沉沉看了看她,“你这次出去了多久?”

“三个月。”薄安安一手撑着脑袋,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在他肌肉紧实的小腹上缓缓摩挲,“怎么?想我了啊?”

这一记挑拨恰到好处,纪时谦本就意犹未尽,那团欲火瞬间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
“几个月不见,小妖精勾人的本事见长。”

纪时谦握住薄安安的手翻身而上,直接把她按在底下又是一轮尽兴。

结束时,薄安安已然成了一滩软泥,她一身凌乱看着纪时谦穿衣整装,拿细长白嫩的腿有意无意地勾着他腰。

纪时谦终于忍无可忍退了半步。

“管好你的脚,我看你是不想下床了。”

她吃吃笑了笑,哑声道:“你闻着味儿没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那西装上,全是香水味,还有这屋子里,全是醋味。”

纪时谦手上的动作一顿,双眼微眯望向她。

三年来他养着这尤物无非出于两点,一是食髓知味终于找到了一个对他胃口的女人,二是这小媚妖从不纠缠得寸进尺。

可现在这底线一踩,纪时谦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。

薄安安看他不说话,好似故意一般迎着枪口直直而上,收了笑意,满眼悲情。

“满大街都是你的订婚消息,你真要结婚吗?”

“对。”纪时谦冷冷说完,不悦和排斥呼之欲出,“手长到来管我的事了?国外待了三月,脑子落哪了还是把魂丢戏里了?”

小说名字:《纪少的蜜恋辣妻》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