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一世沉醉负半生
一世沉醉负半生

一世沉醉负半生天烬幽凰(著)

已完结顾以昔许落光

更新时间:2020-04-16 18:46:42
一世沉醉负半生顾以昔许落光全文阅读,主角是顾以昔许落光的小说书名叫一世沉醉负半生,是作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截止到2020-04-16 18:01:59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一年前,一场灾祸,夺去了她的父母。后来才知道这始作俑者竟然是她从小爱到大的青梅竹马。再次相见,她历经生活坎坷,爬摸滚打,自我作践。而他却邪肆一笑:顾以昔,你以为,我会放过你么?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微信阅读
章节预览

我抬手将已经花的不能再花的眼线擦了擦,却被他一手箍住了下巴,捏的我生疼。

“把你的脸给我洗干净。你以为你画成这副样子就没人认识你了么?”许晟阳看着我,那眼中恨恨的,仿佛隐藏了什么我不知道的。

我只剩下了缄默,我不懂他,不懂他为什么一年前出事的时候雪上加霜对我,也不懂他为什么又突兀的闯入我的生活。

我看着他伸出手,拿起餐桌上那昂贵的丝绸餐巾,一把摁在我脸上,在我脸上反复擦拭着。

他是想要擦干净我的妆么?但是妆擦的干净,心擦得干净么?

我不由的讽刺的笑,只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他忽然一把抱住我,将我整个人摔在了那国外高级进口的沙发上。

我痛的脑袋发晕,此时此刻我才感受到刚刚那个姓张的对我下了多重的手……

男人的气息猛然侵了过来,许晟阳伏在我的身上,那淡淡的冷香涌入我的鼻息,在我的心口上狠狠撞了一下。

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上来了,身子再触碰到他体温的时候轻轻颤抖着,忍不住蜷缩起来哽咽:“许晟阳。你够了。”

真的够了……

许晟阳冷笑一声,沉沉的嗓音游离在我的耳边,轻轻的呢喃:“不够,怎么够呢……这些,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是,只要我还爱着他一天,就注定被他折磨。

他的手抚上了我的身体,我接触到他的体温,身体轻轻的一颤,可是抬起头看到他那讥讽的表情,我才恍然回魂,一种强烈的羞辱感涌入了我的脑海中。

“滚开!”我接近崩溃的抬起手重重的朝他打去,却在临近他脸一毫分的时候,猛然停了下来。

我下不去手……

他看着我的动作,眼中忽然一闪而过玩味的笑意,那薄唇轻轻勾起,抓着我的手猛然的用力!

“我!你后悔了吗?为了你所做的一切,感到后悔过吗!”

他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刺入我已经麻木了一年的心脏……我究竟做过什么!被退婚的是我!失去爸妈的是我!无家可归的……是我!

我的泪水一滴滴滑落,滴在了他白色的衬衫上,缓缓地晕开了一大片。他抬起眼,讽刺目光将我逼迫的无所遁形。

“我,你也知道痛么?”

我忽然笑了起来:“许晟阳,我恨你。”

他猛然欺了上来,轻敷在我的耳畔,似有无限爱意般轻吮着我的脖颈,冷沉的声音缓缓从他那压抑的声线中溢出:“我,你以为我就不恨你么?”

我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苍白。

我们注定翻云覆雨,他喝了很多很多的酒,渡在我的口中,在他对我的渴望中,我沉溺了一次又一次……

我的第一次没能在新婚之夜给他,却在被他退婚后的一年,还是交给了他。

我以为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巧合,我以为我以后跟他再无交集。

一夜,我终于承受不住他的索取,昏昏欲睡中,我感到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抱紧了我,额头上传来软软而炙热的碰触。我感到有人在我耳边,带着恨意诅咒。

“你一定会为你所做过的事情,付出代价。”

我在柔软的大床上多梦难安,等我清醒后,已经是上午九点钟,平时这个时间,我已经去了医院。

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一切,我就跳下了床,正对着的,是三个男孩的照片,站在最中间的男孩面庞冷漠,但是眼神却很温柔。

这里是我最熟悉不过的,许晟阳的家。

曾经,我的家在他家的隔壁,而如今,隔壁的那套房子已经彻底推到重建,他也不再是照片上那外表冷漠而内心温热的少年。

一世沉醉负半生

我冷冷的勾了勾唇角,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,心中讽刺伴随着疑惑升起……抓起丢在沙发上的女装,我胡乱套在了身上。

粉白色的连衣裙,好像,是我以前放在他家里的……

他没有丢掉吗?

我还没从回忆中惊醒,就听见一道尖锐而犀利的女声从我旁边响起:“哟,顾小姐终于清醒了,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么?”

我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去,门外的女人穿着一身冰蓝色的衣裙,颜色很挑人,却被她穿的恰到好处,肌肤雪白,淡淡的妆容精致至极,给人很舒服很明媚的感觉。

许晟阳,身边的新欢吗……

心中不自觉的升起一股怒气,天知道,我多想尖叫着让她滚出去,这个房间……这个房间……

“呵呵……许晟阳的品味提高了不少,新换的保姆还挺称职的。”我静静的扬起唇角,看都懒得看她一眼。

“等一下!”那女人忽然出声叫住我,一脸的盛气凌人,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塞入我的手中:“给你的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我的眉头仅仅蹙起,没有伸手去接。

那女人得意的扬了扬嘴角:“是昨天晟阳吩咐的,昨晚你晕倒了,没来得及,他特意交代我,让我看着你吃下去。”

是避孕药对吗?

“呵呵……”我不禁心中讽刺“他以为他是皇上么?”

古代帝王宠幸完了妃子,身边的太监会贴心的问,留不留?年轻冷酷的帝王冷笑摇头,便有人端来黑苦的药汁,喂给刚刚还自以为沐浴在爱河里的女子。

更何况,昨晚,我并没有硬要跟他在一起,甚至可以说,我是被他强迫的。

那女人坚持的将瓶子递给我,眼中鄙夷,分毫不让。

“那,他是皇上,你是容嬷嬷了?”我勾起唇角,讥讽的看到女人的脸上骤然变得惨白,拿起药瓶,一步一步的走向楼下。

这个房子的装潢和以前我的家十分相像,因为当初许晟阳的妈妈和我的妈妈非要装修成一种风格。

理由是,这样无论去哪家,都可以当成自己的家。

或许那两个最疼爱自己的人,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会跟许晟阳毫无瓜葛。

小说名字:《一世沉醉负半生》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