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仙侠奇缘 > 魔王夫人十万岁
魔王夫人十万岁

魔王夫人十万岁昭昭慕(著)

连载中池墨南瓯夫人

更新时间:2020-04-17 23:42:14
魔王夫人十万岁池墨南瓯全文阅读无弹窗目录,主角是池墨南瓯的小说书名叫魔王夫人十万岁,是作者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,截止到2020-03-09 17:31:04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谁能想到本应该在山顶上浮游一生的仙草,被仙人所救,又为救人下凡?我的意中人,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,偏是脑子有些不太好使。谁又能想到,本来打算在凡间百年游历的散仙,却慢慢揭开了尘封已久的往事?我记着,我没在山顶之前,应该也是个仙来着。追逐心中所爱最后却被个男人抢去了?本想着孤苦一生却被一凡人感动?芽儿,我寻了你万万年。怪不得怪不得。她就说嘛,自己的眼光,是差不了的。你怎么敢,万万年不来!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微信阅读
章节预览

这天庭就没有我老君不知道的事!

老君赌气把自己关在兜率宫翻了三天三夜的卷轴史料,第四天凌晨卯日星君的鸡崽儿叫了,总算是翻了出来。

来历可着实不小。

南瓯原来是株长生草,数十万年才得一株,是了,老君到今天才活九万九千年。

长生草长生草,长生之草。

许是因为入药做丹有奇效,这现世就剩南瓯这一棵了。

数十万年才出这一株,就让池墨上仙给碰上了。

啧啧啧,也是段孽缘。

兜率宫不是很远,行了一会儿便到了。

池墨上仙和南瓯仙子下了云,拂拂衣袖准备进了。

“小南瓯,我请柬忘在家里……劳烦替我向老君问声好。”

说罢作势要溜。

让南瓯一藤蔓勾了回来。

“走。”

老君亲自站在宫门口,一脸笑意接待着来的客人,自然是要笑的,贺礼都收了几摞仙高,嘴都合不拢。

但看见南瓯仙子和池墨上拉拉扯扯挪到宫门口的时候,嘴角还是抽了一抽,然后又换上一脸笑眯眯。

“池墨上仙南瓯仙子来了啊,来来来,里面请。”

池墨这才老实下来,拂了拂宽袖,用神识探进空间里翻翻找找捧出来个盒子,“老君,今日可是您九万九千岁的生辰。”

池墨上仙把手里的盒子递给老君身旁的童子,这里面装的可是和老君岁数一般大的人参,不论珍稀程度,留个念想也好。

老君一面哈哈大笑着说大补啊大补,一面踮着脚放到高摞的礼盒顶上。

南瓯仙子自然也是要送的,但她这个,需得新鲜着。

“老君,你前段时日不是说想要炼丹药么,今日便给你。”

南瓯怕疼,之前好磨歹磨也没取来一滴血,今天,南瓯却是取了整整一丹瓶。

老君嘴咧的更开了,“哎呀哎呀,南瓯仙子你这是作何,之前不是怕疼怕的要命么,快快停手。”

话是这么说,手还是忙不迭的把白玉瓶小心的放进广袖里。

南瓯呲了呲牙笑着拿片叶子盖住伤口,是有点疼。

“老君可得记住这丹的功臣,炼好南瓯也有一份。”

“好好好,来,里面坐吧。”

池墨从南瓯开始放血到现在都没说过话,眼睛一直望着那伤口皱眉头,直到南瓯又拉起他的宽袖才晃过神来。

“以后万万不能这样。”池墨伸手附在伤口处取下叶子,肌肤完好无损。

“这不是急着来没备礼物么。”

“罢了,走吧。”

老君好歹是活了九万九千年,天庭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到齐了。

连玉帝都来坐了。

玉帝身边除了常年的王母相伴,今日却还有了副生面孔。

面孔虽生,却是绝美的。

一袭绸缎白裙金边镶衬,外搭淡金色纱衣宽袖,头发梳成偏向一侧的发髻,拿支步摇堪堪拢住,一双凤眼微微上挑,唇色不点而红,唇角微微上扬,身段窈窕有致,模样也清冷可人,本来气质就是十乘十的足,加上在玉帝身边,衬托的更是玲珑。

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
连南瓯这女仙都看痴了。

这乃是玉帝的亲外甥女,闻容神女。

看这阶级,神女。

只可远观啊。

“闻容,闻容。”

池墨嘴里细细念着这个名字,就好像是在品最香的酒酿。

南瓯就坐池墨身侧,听着他念叨他人的名字,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。

南瓯又偷偷瞟了眼闻容神女,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,感觉她也在往这边看。

南瓯望望池墨,望望闻容,顿觉尴尬。

正巧进入正题,神仙们都在玩闹,南瓯偷摸跑了出去。

阿墨竟然没察觉?

他没发现我走了?

南瓯心里别扭着,乘云转了两圈嘟着嘴又回了宴会。

闻容神女下了那高高的大殿,径直走向阿墨。

芊芊玉手捧着琉璃酒杯,和池墨上仙碰杯,一饮而尽,就连嘴角流下来的一滴酒也显得风韵十足。

从远处来看,特别是南瓯的角度,看这两仙真是般配的很。

是她还没适应他身边的莺莺燕燕?还是说是因为这天庭再没有能比过她的了。

不太舒服。

待神女回了座,南瓯才慢悠悠的坐回池墨身边。

“南瓯?”

“嗯。”

之后就没话了,池墨又开始泛起了痴笑。

“闻容神女当真是美的不可方物。”

这厮登时来了兴趣。

“刚和神女饮了酒,性子也是豪爽。”

南瓯拿起酒壶来就倒了一杯灌下口,嘶.....

这酒香是不假,后劲却是真大。

南瓯第二天挂在仙果树顶头的杈子上扶着下巴想着。

“嘿,下来。”

南瓯翻个白眼,飞身下树。

昨天真是醉了,竟挂在杈子上挂了一夜。

“和你的小容幽会回来啦?记得我啦?”

昨日南瓯仙子一杯醉在老君宴会之上,池墨上仙却和闻容神女去恩恩爱爱卿卿我我,全然不顾南瓯仙子死活,天宫里传开了,非说池墨上仙有了新欢忘了旧爱。

“啧啧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这老大不小的上仙再怎么也要找个归宿了吧。”

池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温温柔柔的,好像闻容就在他面前。

他从来没有对她露出来过这种表情啊。

“好好好,可算是把你给处理出去了,”南瓯嘴里说着,手在发里绕了绕,披散下来。

这头头发好看的紧,黑色发根墨绿色发尾,披散下来直直到了大腿。

南瓯施法附了片叶子箍在发上,手绕到背后自己随意扎了个头发,倒也相得益彰,再不需要什么装饰了。

“你干什么去。”

“我去处理处理自己。”

池墨蹙蹙眉又大声笑了。

“记得领回来个如意郎君啊。”

南瓯翻个大大的白眼,如意郎君啊,如意郎君,心里想的却是昨日闻荣神女头上的簪子好看的紧。

魔王夫人十万岁

话虽是这么说。

南瓯却是径直去了月老殿。

艳红的大门甚是喜庆,镂空雕花的喜字,门上是月老精心裁剪的红缎子,看的南瓯心里扎的直疼。

“月老!月老!”

月老昨天在老君那儿的酒劲儿还没缓过来,人间的红线又乱乱麻麻没个头绪,惹得他头嗡嗡响,偏偏南瓯这熊孩子又来闹。

“哎哎,小祖宗,你先坐着喝茶,等我把这轴红线挑出来。”

“喝什么茶!月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!”

南瓯头发都更绿了几分,手里已经放出了藤蔓。蔓尖拨拉开红线直直冲着月老的白胡子去。

“哎呦,这是怎么了,谁惹我们南瓯仙子了。”

月老堪堪侧身护住,拢着白花花及膝的胡子从红线堆里钻了出来。

拳头一松,手里一颗暗红色的糖。

南瓯毫不客气抢过抛进嘴里,酸的直咧嘴。

“月老月老,是不是连你都欺负我。”

月老见她狼狈笑出了声。

“胡说,这也是姻缘糖啊。”

“什么姻缘糖,之前的不都是甜到心里去的么。”

月老又笑,自顾自喝了杯茶,大手摸了摸南瓯的头顶,“那都是顺利的姻缘糖,最近啊,好多都是这种酸的,你品着品着,就发现又甜回去了啊。”

南瓯翻了个大白眼,不过随后还真吃到了甜味儿,因为之前酸了牙,现在这股甜味甚至比以前的那些更浓些。

南瓯为刚才乱发脾气的事儿红了脸。

小说名字:《魔王夫人十万岁》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