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豪门总裁 > 总裁夫人超凶的
总裁夫人超凶的

总裁夫人超凶的本宫就是可爱多(著)

连载中苏晨曦楚西朗总裁夫人总裁夫人

更新时间:2020-04-17 23:53:20
总裁夫人超凶的苏晨曦楚西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主角是苏晨曦楚西朗的小说书名叫总裁夫人超凶的,是作者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,截止到2020-04-07 16:16:46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结婚时她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,他嫌弃的推开她说:你只是一个替身,除了钱,其他的别妄想。她以为只要她努力对他好,他总会感动,总会爱上她,直到她的妹妹回来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微信阅读
章节预览

“你的银行卡被你婶婶停了。”他的声音带着寒意。

苏晨曦深吸一口气,“她怎么能,卡里的钱是我的……”那是她的学费还有生活费,她身体微微颤抖着,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和她说这些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件事是我同意的。”

“那是我的事,你凭什么做主?”

楚西朗冷笑一声,“你是我妻子了,就没必要再用娘家的钱了!”

“我不要你的钱!那也不是我的娘家。”

“也对,那是苏雨茹的家,当然不是你的娘家。”

“那钱和苏家没关系,那是我的,你凭什么同意让她停了我的卡?”

她气得很,眼眶全红了,“这么多年来,我从没用过苏昂的钱,更没有分过苏雨茹的钱,你凭什么要动我父母给我的东西?”

她知道她的父母留给她的东西有很多,大部分都在苏昂家里,可是她没有直接证据,能拿在手里的,只有那张卡。

卡里是小时候母亲以前给她的零用钱,她说她会存起来用来读书。本来是一句戏言,竟然一语成谶。

他讥讽道:“你父母的?要不是你叔叔收养了你,以当年苏家的情形,你觉得你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?”

且不说苏昂为人如何,单凭他把哥哥的女儿收养回来,还当做苏家大小姐来养这一点,就证明苏家对她不薄了。

况且当年的她……

想到这里,他脑海中浮现出她穿着白色长裙黑色外套,站在公墓前泪水盈盈的样子。当年如果不是她父母突然离世,她应该不会变成后面那样的性格吧。

她的悲剧有外因,但是把自己的性格弄成现在这样,归根结底也是她自己的问题。

楚西朗懒得看她,更懒得多说一句,翻身直接躺下,扯了毯子随意搭着,“你想要钱,就乖乖的听话。学费和生活费我给你,就当是这场婚姻的酬劳!”

苏晨曦心里还记挂着那张被停掉了的卡,她再也坐不住,她得去苏家,去找苏昂。

她刚一起身,楚西朗的动作更快,毯子一掀,一只大手一把拽过来,直接将她丢在床上,他翻身过去,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,居高临下以这样的姿势看着她。

“我说的话,你不听?”

“放开我!我要去找他们。”

“你不就是要钱么,钱我给你。你别给我捣乱!”今晚他喝得不少,现在正是难受的时候,她一动,他就觉得眼晕得很。老爷子的人还在楼下守着,不能让她这样下去,“有事明天再说!”

他有些脱力,身体一下就压了下来,感觉到他一下落下来,她本能的闭紧双眼,侧过头去,他的头就停她脸侧,唇轻柔的掠过她的脸颊。气息混着一些酒味,和洗发水的香味迎面而来,熏得苏晨曦脸颊通红。

从他倒下到现在,她推了他很多次,却怎么也推不开。左手胳膊痛得钻心,更使不上力,“喂!”她冲着他喊,“你起开,你不能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他大手一挪,不偏不倚正好压在她嘴唇上,“闭嘴!吵死了,不要闹,我头痛死了。”

他只觉得特别聒噪,酒意上头,他根本想不起自己还压在苏晨曦的身上。只觉得这样的姿势能够缓解酒后的头痛。

“呜……”苏晨曦嘴被捂得严严实实,她再也挣扎不了。慢慢的睡意上来,她也陷入了梦中。

这一夜,她睡得不安稳,反复的做梦,直到梦中她看到的去世多年的母亲,母亲拥着她,她在母亲的怀抱下逐渐安静下来。

楚西朗只觉得怀里抱着一团东西,安安静静,柔柔软软,像是他养的那只名叫胖橘的猫咪,他没有睁开眼睛,本能的用手团了团怀中之物,他的手指插入她的长发中,他呢喃一句,“胖橘,你毛怎么长的这么长了,你好像长胖了。”

他团着她,拥着她继续进入睡梦。

苏晨曦听到这声音,一下就醒了,全身汗毛顿时竖起来。

总裁夫人超凶的

此刻,苏晨曦枕着楚西朗的手臂,被团在他怀中,腿压还在他的两腿中间,她抽一下,没抽回来。

这个姿势太暧昧了!

她吞了吞口水,想往后躲,却又被他给拽回来,“胖橘,别闹,再陪我睡会。”他抱着她,动作行云流水般的低头在她头上一吻。

吻下去,他感觉到不对劲。

楚西朗睁眼看着,入目是一双清澈的琉璃眸。这是人的眼睛,可不是他养了多年的那只加菲猫。

眼睛尚未聚焦,手下动作不停,一把就将人推出去。

苏晨曦被一把推出去,直接砸在地板上,厚厚的地毯还是砸得咚的一声闷响。

楚西朗纵然再讨厌她,这半梦半醒间他把人砸出去也不对,探头看过去一眼,明明还是有些关心,但对上她总没好话:“你还活着?”

苏晨曦没好气的回一句,“暂时没死。”

“谁让你半夜爬我床上的?我不是让你睡地上吗?”

“少爷,您这么说不觉得过分吗?昨晚不让我走的是你,压着我在床上的人也是你,今天诬陷我的还是你。”这一晚上的憋屈,加上眼都没睁开,就被摔地上了,脾气再好的人也会生气了。

楚西朗细细一想,昨晚他喝太多酒了,有些断片。

“我不让你走,可是没让你爬我床!”

“不是你是谁?”她揉着手,别过脸去不看他。

楚西朗心中有疑惑,本想伸手拉她起来的,可是余光无意中扫到门后衣架上挂着一件海棠红色的大衣。

那件大衣他知道,是他去年送给苏雨茹的生日礼物。

当时雨茹可高兴了,拉着他的胳膊又蹦又跳,像个小孩子似的。可后来那件衣服再没见她穿过。

他问过,是不是不喜欢那件衣服了?她欲言又止,却怎么也不说。

他眯了眯眼睛,疑惑涌上心头。

想到这里把手收了回来,丢下冰冷的一句,“去换件衣服,今天我们要一起去爷爷家吃饭,你收拾一下,不要太迟了。”说罢起身径直去了洗手间。

小说名字:《总裁夫人超凶的》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