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
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

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沙曼夭(著)

已完结云破晓宫雪衣妖孽王爷王妃

更新时间:2020-04-17 23:58:03
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云破晓宫雪衣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主角是云破晓宫雪衣的小说书名叫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,是作者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,截止到2020-03-11 15:30:08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此王妃很狂,上得了天,下得了地,浑身都是必杀技;此王妃很傲,拍得了王爷,扁得了君王,美男踹到天边去;此王妃很抠,人过扒衣,雁过拔毛,蚂蚁过了卸只脚;此王妃很搞,丢的了脸,抛得开皮,赖定王爷求扑倒!某王妃:华月,小爷我郁闷。某下属:你郁闷什么?某王妃:小爷怕自己哪天禁不住美色诱一惑,就把宫雪衣给扑了,到时候,总不能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吧,小爷虽不是东西,但是还是很负责的!某下属鄙视:说白了,你就是想吃了王爷,然后又不想负责,可是以王爷的性格,你不负责,肯定是要倒霉,若是王爷说声不让你负责,你保证二话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微信阅读
章节预览

“皇上,您还记得吗?在下说过,那女子是从天而降,手中拿着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”说着递给云弋痕一颗黑色的小方块,“这是她杀人的武器,我研究了良久,都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。”

云弋痕看着手中的小方块,轻轻一用力,就捏成了碎渣渣,用这样的东西杀人,那该是怎样恐怖的高手?看来,雪衣栽在她手中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“查到是什么人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钟大人,王爷醒了。”

几人对视一眼,眼底都有着压抑的笑容,宫雪衣一脸铁青:“那个女人呢?”

“跑了。”钟离小声的开口。

“跑了……”宫雪衣咬牙切齿,“找,挖地三尺也要给本王把她挖出来!”

陆言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爷,已经在找了。”

宫雪衣目光危险的看向憋笑憋得甚是狰狞的云弋痕,眉头微蹙,乌黑的眸子中,闪过一抹金色,云弋痕瞬间觉得寒意爬上脊梁,怎么也笑不出来了:“雪衣,我没笑你。”

“哼!”

云弋痕狼狈的吞了吞口水,有谁当皇帝当得这么委屈的,做事说话要看自己兄弟的脸色,还要小心翼翼的讨好自己的皇叔,他那个皇叔自从十四年前自己的妻子被人杀害,女儿失踪后,就变得很恐怖,看谁都觉得像是杀妻夺女的仇人,害得他每次看到王叔都心惊胆战的。

“对了,雪衣,我皇叔又去找女儿去了。”

“这么多年了,他还不死心吗?”宫雪衣侧躺在床上,青丝随意的散落在身前,因为宫雪衣的皮肤很白,俊美的五官看起来分外鲜明,随意的那么躺在那里,好似误入凡间的谪仙。

“我也劝过他了,可是他一口咬定自己的女儿还活着,还每年都画一幅她的画,你别说,看他画的那些画,还真像那么回事,不过当初我云王婶婶也是南国第一美人,她的女儿若是真的还活着,也一定是国色天香,美若天仙,跟皇叔画的画差不离。”

宫雪衣把玩着胸前的一缕青丝:“听说云郡主出生那一年,南国天生异象,三天三夜没有日光,暴雨雷鸣不歇,陷入一片黑暗混沌之中,却在云郡主出生之时,光风霁月,云光破晓,雨过天晴,云王爷于是给她取名云破晓,寓意她是南国的曙光,先帝更是赐号昭懿郡主,哪知却在昭懿郡主满月之夜,歹人闯入云王府,大肆杀掠,等到先皇赶到的时候,云王妃已经去了,昭懿郡主失去了踪影,当时云王爷就跟疯了一样,连先皇都以为他活不下去的时候,他却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,只是一年之中,大多时间都是在外寻找失踪的小郡主。”

“嗯,今年也不例外,在云城呆了不到一个月又满天下的到处找他的女儿去了,不想想,一个婴儿如何在歹徒的手中活下来,不过没有见到尸体,也算是一个念想,毕竟皇叔就是靠着这个念想支撑,才坚持到现在的,否则的话,他只怕早就追随云王妃婶婶去了。”云弋痕叹息一声,这叫什么事啊,南国就两个王爷,一个貌赛潘安,表面上对谁都笑面以对,温柔有加,性格温和,像只好欺负的小白兔,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,这人哪里是什么小白兔,这人就是一披着羊皮的恶狼!另外一个,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每天都板着一张冰山脸,好似人人是他杀妻夺女不共戴天的仇人,为毛他身边的人都这么的不正常!

“你说人人都怕云王爷,偏偏司徒绝那小子不怕,只要云王爷一回到云城,他立马就黏上去……”宫雪衣微微蹙眉,“弋痕,你或许应该查查你这位皇叔,或者查查当年的事情,我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事情。”

云弋痕摘了颗葡萄扔进嘴里:“不用了,就算他隐瞒了什么事情,也不会危害到南国,因为他姓云,无论他做什么,他都会以云家的江山为重,这也是我父皇为什么放心把兵权把我托付给他的原因,只是我这皇叔,从来都不给谁好脸色看。”

宫雪衣嘴角微微上扬:“我知道,我只是想知道为何你皇叔这般肯定昭懿郡主还活着,而且这次追杀我的人……”宫雪衣眼底闪过一抹金光“你可得好好的约束一下你皇兄,本来皇位应该他继承的,可是先皇去世的时候,亲自宣布你继承帝位,这些年来,他的小动作不断,甚至把主意打在我身上来了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“雪衣,对不起,若不是为了帮我,你也……”

“少说那些肉麻的话,我才不是帮你,我只是为了……”宫雪衣像是想到什么一般,脸色异常的难看,女人,女人都是麻烦的东西,家里的那个是,这次遇到的这个更加的可恶!

“对了,姨母又来信催我了,让我找十个八个女人先把你办了,生个孙子给她玩。”云弋痕嘴角微微上扬,他那姨母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啊,身为一个女人,代替姨丈掌管中州大国,无人敢招惹,偏偏只有一个儿子,这个儿子还非常不听话。

宫雪衣嘴角微微抽搐:“能不说这个吗?”

“不说,不说,说说让你吃亏的那个女人吧!”

云弋痕的话刚落下,杀气四溢,气温骤然下降,云弋痕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,他这臭嘴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**悄悄的离开椅子,身子快速的往门口冲去:“我宫中有事,我先走了!”

啪!一个盘子跟在飞出砸在云弋痕的背上,云弋痕吃痛,却不敢回头,飞也似的逃走,生怕慢了,他就成为南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被盘子砸死的皇帝。

宫雪衣这才幽幽的拍了拍手:“钟离”

“主子,查了,没有任何有关那女子的信息,她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人一般,四大世家都没有此人。”钟离明白自己主子的痛,被一个女人踩在了脚下,此生大辱!

“那女人最好是祈祷她不会落到本王的手中,否则本王一定扒了她的皮!”宫雪衣紧握拳头,女人,抢了我的紫凤镯,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!只要这女人敢把紫凤镯拿出来,那么自己就有办法找到她,紫凤镯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主人,找不到主人,母后也不让自己回中州,好在他也不想回!

只是,女人,本王跟你不共戴天!你最好是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本王的面前,否则,本王一定让你后悔得罪本王!

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

“老大老大,不好了,那该死的庞旭又带人来围山了!”

软榻上的白衣少年打着呵欠,仿佛刚刚睡醒,妖魅的容颜上带着慵懒与清贵,赫然是一年前用木屐拍晕南国一字并肩王的云破晓,云破晓翻身坐起来,杏眉微挑,问道:“哪个庞旭?”

“就是庞崇的儿子!”二虎焦急的吼道,“南国的太师!”

云破晓想了想道:“哦,我想起来了,就是庞崇生的那个傻儿子啊,他那傻儿子又跑来干什么,找抽?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华月快速的拨着算盘,“若不是你上次抢了人家的军功,人家犯得着三天两头带人来围我们天狼寨吗?因为庞旭三天两头的带人来围山,导致不少达官贵族不敢上门求医,这期间损失了无数的金钱,这件事你必须处理好,伤什么都不能伤钱!”

“喂,什么叫我抢的,是七杀抢的好不好!要处理也该七杀去处理啊!”云破晓摸着鼻子,没底气的说道。

七杀冷冽的目光毫不犹疑的凌迟云破晓道:“你让我去抢的!”

“……”云破晓欲哭无泪,这叫什么事啊,当初她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土匪窝,挑了土匪头七杀,成为这里新的土匪头子,只是手下要不要这么坑爹,上次只是告诉我,附近有股盗匪嚣张无比,烧杀劫掠无恶不作,她才让七杀埋伏,一网打尽,哪知道朝廷也派人来围剿,以至于他们误会朝廷跟那帮匪徒勾结,误杀了一些朝廷士兵,这庞旭就跟自己耗上了,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,三天两头带人在山寨下面喊:下来决一死战!去你大爷的决一死战,小爷是土匪,不是官兵,土匪,知道什么叫土匪吗?就是偷袭暗算无所不为!又怎么会去跟官兵决一死战!

“寨主,说说吧,怎么办?”华月幸灾乐祸的开口,“用钱打发是不行的,咱们山寨每天的吃穿住行都不够花的,没钱赔偿别人!而且我觉得他应该赔偿咱们的损失,他守在山下,让我们损失了不少银子!”

“我带人杀他个落花流水!”七杀挥舞着手中的长枪,挑眉看向云破晓,“怎样?”

“不怎样!”云破晓头疼的揉着太阳穴,当初这些人没有被朝廷剿灭,还真是祖上烧高香,下面的是官,咱们是匪,若是咱们将人给杀得落花流水,朝廷就会重视,朝廷重视就意味着她要跟这样悠闲的日子告别,要开始每天应对各种各样的围攻!不过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庞旭要是守在下面,哪个达官贵族还敢来找她看病,天狼寨的开支就要入不敷出了。

“庞旭带了多少人?”

“三个人。”

云破晓嘴角抽搐,怒道:“三个人也能围山,你们吃干饭的啊!”

“老大,您忘了,一年前,你划分了咱们天狼寨的领土,凡是天狼寨地盘内,不准械斗,就算过路,也得放轻脚步走,当时很多人不理会,咱们杀了不少人,骇得那些人都不敢再犯,现在咱们这里都成禁地了,杀人放火这些事都不敢在咱们的地盘上发生了,那庞旭虽然不甘心,可也不敢破坏这里的规矩,所以拿了把木剑,带了三个随从天天在山寨下喊,让您下去决一死战!”

云破晓嘴角抽疯般抽搐着,在看看笑得一脸阴险的七杀,悠哉悠哉的爬起来道:“华月,走,下山去。”

“去哪,我也去。”七杀翻身跳起来,兴奋的问道。

“决一死战去,顺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疑难杂症的达官贵族,好赚点银子回来养你们这群白眼狼,竟然放那庞旭进来找小爷麻烦。”云破晓挥了挥手自己的小拳头,露出手腕上的紫凤镯,看到手腕上的紫凤镯,云破晓就欲哭无泪啊,她当时只是觉得这镯子很好看,就抢过来了,抢过来也就罢了,还手贱的戴上去了,然后戴上去之后就取不下来了!不然的话,这个镯子一定能当不少钱,云破晓丝毫没有发觉,就是因为取不下来,救了她一名,这一年的时间中,宫雪衣几乎在南国所有的当铺安插了眼线,就等着她出去送死了。

“那好,你赶紧将上庞旭杀个落花流水,以后看到咱们就退避三舍。”七杀把玩着自己的长枪,再次坐回去,那庞旭,根本不足为虑,值得让人顾忌的是,他在,生意不上门,这就令人头疼了,南国的人都知道,天狼寨寨主云少,号称千面邪医,有一千张脸,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,只是这位千面邪医的医术高超,没有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,吸引了无数达官贵族上门求医,达官贵族总有那么些隐秘,自然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去找土匪看病,这庞旭守在山下,就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。

云破晓带着华月从另外一条道下山,在山下的时候,看了一眼叫嚣的人,差点一个趔趄摔个狗啃泥,唰的脱下自己的木屐就要冲上去拍死那个**,华月赶紧的抱住云破晓道:“老大,和气生财,和气生财,咱们不跟这种人理会!”

小说名字:《王爷妖孽:王妃别喊疼》
猜你喜欢